任正非领导的华为为什么能超越苹果?

 

全世界都知道华为,华为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华为手机仅次于苹果手机或已经赶超了苹果手机,但是华为一路成长的过程中经历了怎样悲壮的故事恐惧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华为是任正非创建的,这个公司就像红军长征一样,总是挨打,但从没有倒下,在无数次最危验的时刻杀出一条条血路。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世界就有多大。一个人的格局有多大,他的成就就有多大。性格决定命运,心态决定成败。没有刚强的意志,没有博大的胸怀,没有无私的精神,没有狼性的文化,就没有今天的华为。

 

任正非1944年出生,生长在在贵州的一个小县城。父母是中学教师,当年父亲穿着土改工作服的棉衣,随着解放军剿匪部队到贵州苗族地区创办一所民族中学,任教几十年,学生桃李满天下。妈妈也是教师,妈妈放下粉笔就要和煤球为伍,买菜、做饭、洗衣……任正非是家中老大,下面有六个弟妹,父母微薄的工资得养活一家九口人。

 

任正非的父母除了工资之外,没有别的生活来源。七个孩子渐渐长大,每到孩子们开学的时候,就是任正非妈妈最犯愁的时候。为了活下去,每到月底,任妈妈就不得不厚着脸皮到处向人借钱,经常一连走访几家都空手而归。

 

任正非直到高中毕业,都没有穿过衬衣,看着同学有衬衣穿,任正非很想问妈妈要钱买一件衬衣,但是他不敢,他知道问也没用。明明天气已经很热了,只能穿着厚厚的外衣。

1963年,任正非考上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任妈妈一次性给任正非两件衬衣,任正非感动得哭了,因为妈妈给任正非衬衣,意味着弟妹们就更艰难了。那个年代中国非常贫穷,全部是计划经济,每个人每年有多少布票是有指标的。最差的一年,每个人能领到的布票只有0.5米,只能做一条内裤。家里两三个人合盖一床被子,床下面垫的都是稻草。上大学的时候,任正非得单独拿走一条被子,但是没有被单,任妈妈就检那些毕业学生丢弃的几床破被单,经过缝缝补补,做成新的被单,任正非就靠这条被子在重庆度过了五年大学生活。

 

一家九口人,为了保证每个人都能活下去,每餐吃饭的时候,任妈妈都得把每个人的饭分配好,得控制所有的人欲望,不能放开吃饱,得根据粮食的多少决定每餐吃几成饱。如果放开随便吃,就会有一两个弟妹饿死。经历这样的苦,才能真正地体会“活下去”这句话的含义。

 

高三快高考的时候,任正非有时在家复习,实在饿得不得了的时候,就用米糠和着青菜烙着吃,有几次被父亲看见了,父亲非常心疼。其实任正非知道瓦缸里装着粮食,没有上琐,但任正非不敢也不愿意抓一把粮食吃。高考前三个月,任妈妈心疼任正非,每天早上偷偷塞给任正非一个小小的玉米饼,鼓励任正非好好复习参加高考。任妈妈对任正非说:“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任正非学习非常刻苦,在当时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将樊映川的高等数学习题集从头到尾做了两遍,学习了逻辑、哲学。还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可以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但因为后来在部队工作二十多年,用不到外语,几乎忘光了。

 

在如此艰苦的生存条件下熬出来的人,还会有什么困难能打败他?就像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能幸存下来的人,就不会再有什么困难称得上困难了。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不是智商,也不是情商,而是逆商。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能忍常人不能忍的气,能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失败挫折,再加上天时地利等因素,才可能成功。任成非拥有成功者的素质,再加上别的因素,所以他带领的华为成功了。

 

任正非大学毕业后在国家建筑单位工作,历任技术员、工程师、副所长(技术副团级)。因工作突出,作出重大贡献,1978年出席过全国科学大会,1982 年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从军多年,与妻子聚少离多,任正非觉得对妻子孩子亏欠太多,于是决定结束军旅,从部队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任正非在工作中被骗200万,被南油公司除名,还背负着200万的债务,与此同时,老婆也跟他离婚了。

 

任正非只能白手起家自己创业,于1987年用起步金两万多元创立了华为科技公司,1988年任华为公司总裁。

 

创业之初是很艰苦的,为了省钱,只能租住在简陋的房子,阳台当厨房,买最便宜的肉菜。任正非通过代理通信设备——交换机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然后公司不断扩大。

 

到1991年,公司规模扩大到50多人,租下一层厂房,这一层厂房既是生产车间,也是库房、住房、厨房,晚上就直接睡在公司,几十张折叠床一一排开,床垫不够就用泡沫板当床。每天都加班加点地干活,几十号人晚上就睡在车间,第二天起床后接着工作,就跟部队打仗一样,这就是华为特有的“床垫文化”。华为漂洋过海与外国大公司直接竞争的时候,也经常这样打地铺。在德国的一栋大厦里,晚上除了华为的公司还亮着灯之外,其他公司都是漆黑一片。因为华为人不但晚上在公司加班工作,包括吃住全部在公司,外国人看了无不佩服。

 

为了建立自己的品牌,任正非在研发上投入很大,可以说是破斧沉舟背水一战。在员工动员大会上,任正非说:如果这次研发失败了,公司将会负债累累,你们就自谋活路,而我只有唯一一条路——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了此一生。

 

1991年12月,华为研发的首批3台BH-03交换机包装发货。当时公司已经完全没有资金运转了,如果再不出货,面临的结果就是破产。幸运的是,三台交换机很快回款,公司得以正常运转。到了1992年,华为开始批量生产交换机,当年的总产值达到1.2亿,净利润超千万,当时的员工只有100余人。

 

由于初战告捷,华为开始野心勃勃地面向世界。任正非的性格很像当年的毛泽东,任正非的创业就像二万五千里长征。任正非说:“为了活下去,我们必须走出国门,主动进攻,在市场搏击中学习,熟悉市场,赢得市场。我们决不后退、低头,不能被那些实力雄厚的公司打倒”。1994年,华为又研发出新的交换机——C&C08机,在通信行为刚刚站稳脚跟,任正非就高瞻远瞩望向远方:“10年之后,世界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将占一分。”毛泽东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最后获得解放全中国的胜利。任正非要实现三分天下,也制订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具体战略。强大的竞争对不愿意去的穷苦或战乱的地方,华为就去占领这些地方,同时集中“优势兵力”逐一攻破对手占领的“城市”。

 

在做好“农村”市场的同时,华为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用于新产品的开发,希望从技术上迎头赶上跨国企业和国有企业,以便实施“包围城市”的战略。

 

“农村”市场的成功为华为积累了必要的资本和人脉,让华为有实力和强大的竞争对手在“城市”通信市场打持久战。其次,是华为最擅长的价格战。对于以高利润率为目标的国际巨头来说,这几乎是一种无解的竞争策略。最后,是华为的客户服务。

 

凭借这种立体式的营销体系,华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本土化优势,先在“农村”布局,随后以低价策略进入“城市”,逐步打破了国际巨头的垄断。

 

在进军国际市场,华为采用的是务实的“先易后难”的战略。也就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海外”翻版。

 

华为“先易后难”的国际化道路具有两层含义:在国内,华为通过先做县城再做城市的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创建了企业的国内市场;在国外,华为避免与欧美跨国公司争夺欧美市场,迂回侧翼地把非洲和亚洲的一些第三世界国家作为企业国际化的起点。

 

华为从1996年初开始进军国际市场,一群饥饿的“土狼”从华为总部深圳坂田基地出发,开始向国外迁徙、觅食。其间曲折颇多。

 

1996年华为在香港完成了第一单海外业务,1999年迎来了国际市场上真正的零突破——在也门和老挝正式中标。

 

在这个阶段,已经发现华为同国际大公司之间的差距。特别是交货时间和研发周期都比对手时间长。1999年华为的海外业务收入占其总营业额还不到4%。华为以机动策略开辟海外市场,躲过国际巨头的视线,通过提供一应俱全的产品以及难以置信的低价,尽管“屡战屡败”仍执着地坚持“屡败屡战”的国际扩张。

 

自2000年起,华为开始在海外市场全面拓展,包括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市场以及中东、非洲等区域市场。特别是在华人比较集中的泰国市场,华为连续拿下了几个较大的移动智能网订单。此外,在相对比较发达的地区,如沙特、南非等,华为也取得了良好的销售业绩。

 

在发展中国家的连战告捷,使华为信心倍增。此后,华为开始在关注已久的发达国家市场上开始行动。在西欧市场,从2001年开始,以10GSDH光网络产品进入德国为起点,通过与当地著名代理商合作,华为产品成功进入德国、法国、西班牙、英国等发达国家。华为认为最难啃的骨头是北美市场,它既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市场,也是思科等跨国巨头的老巢。华为生产的无线、NGN(下一代网络)数据通信、光网络产品在北美已经实现销售,但进展相对迟缓。

 

任正非回忆说:“华为刚走出去的那个阶段是很艰苦的,一个人在几个国家来回转悠,但是一直没有单子。第一次中标是在1999年,越南和老挝两国招标是华为在国际市场上第一次真正中标。国际化的初级阶段华为的重心还是在发展中国家。”

 

在这个阶段,任正非已经在寻找华为同国际大公司之间的差距。其中华为的交货时间和研发周期是最突出的毛病,都比其他公司的时间长。

 

(待续)

 

(接上)

 

华为的成长,绕不过李一男这个重要人物。李一男是一个怎样的人?李一男是一个技术天才,出生于1970年,1985年即15岁时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1992年即读研究生第二年李一男到华为实习,1993年6月李一男研究生毕业,毕业后正式加入华为。加入华为后,由于对华为有重大贡献,李一男平步青云,两天时间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后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宝座。

 

任正非对李一男宠爱有加,视为干儿子,但正是这个李一男,差点葬送了华为。任正非创办的华为历经磨难,几度差点垮掉,但任正非硬是一次次地冲出重重围剿。由于身心遭受重创,任正非曾经抑郁到几乎绝望的地步,身体患上癌症,曾经两次做手术,因此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暴躁。身边没有人不被任正非疾风暴雨式的训斥,但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李一男。任正非评价:“这小子太厉害了,看问题太深刻,如果我要做个人投资,我一定投他”。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把一个个强劲的外国对手打趴,让华为的市场营收狂增50倍,从4.1亿涨到200多亿。

 

任正非把李一男视若亲儿子,对李一男给钱给权,给足够的空间让他尽情地施展自己的才华。在华为内部,私下都认为李一男是华为的太子,任正非最终会把华为全权交给李一男管理。

 

李一男位高权重,他对华为的优势劣势了如指掌,他已经不满足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与实力再创一个与华为平起平坐甚至超越华为的公司了。任正非了解李一男的心思,同意并鼓励一批对公司贡献较大的老员工出去自创公司,做华为的数据代理商,任正非把这称为“内部创业”,李一男于是加入这个内部创业的大潮中。

 

李一男辞职前,日理万机的任正非招集公司高层,到深圳最豪华的五洲宾馆给李一男开欢送会,现场气氛非常感人,就像“送孩子读书、盼衣锦还乡”一样的感觉。任正非和参加欢送会的华为高层都意想不到,这是任正非与李一男走向对立面的开始。

 

欢送会后,李一男带着价值一千多万的华为设备(通过华为内部股票兑换)到北京创建新的科技公司——“港湾网络”,不久,李一男的公司获得了美国极具实力机构的风险投资,这时李一男不再满足仅仅做华为的代理了,李一男在市场上攻城略地,屡屡夺标,公司利润节节高升,在很短的时间内,公司的销售额就过亿了。李一男在与华为竞争的同时,还频频到华为公司挖人,在李一男高薪高权的利诱下,华为的核心研发人员纷纷跳槽到港湾,华为上百号核心研发人员加盟港湾。后到期的时候,港湾到华为挖人越来越明目张胆、无所顾忌,有媒体披露:港湾会先私下收买华为市场和研发部门的核心骨干,甚至还收买了华为北京研究所的一个员工,由其利用华为资源进行研发,然后和港湾共同成立合资公司。

 

2001年到2003年,是华为内外交困、多灾多难的时期。2001年,任正非的母亲外出买菜时,突然被车撞伤,被当作无名氏送到医院,因为伤势太重又或者是因为找不到亲人延误了重大抢救,母亲还没等亲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撒手人寰了。

 

失去至亲的任正非非常悲痛,但灾难继续一个一个地接踵而至,内部员工的纷纷出走成了华为的悬梁利剑。在国际市场上,2002年12月美国通讯巨头思科突然“造访”华为。思科提出,华为侵犯了其产品知识产权,要求华为承认侵权、赔偿,并停止销售产品。面对咄咄逼人的思科,华为思考再三后决定:可以停止销售有争议的产品,但绝不接受侵权的指责。

 

这时的华为进入国际市场仅仅三年,面对美国这个可以全方位碾压自己的重量级选手,华为选择了妥协,把与思科有争议的产品悉数收回。但此举被思科认为是做贼心虚,于是思科联合国际上各种媒体以排山到海之势指责华为侵权,当时的美国和国际舆论对中国企业的印象都不好,觉得侵权是中国企业的标配,觉得落后的中国绝对不可能制造出高科技产品,如果有,一定是通过模仿侵权仿造出来的。思科的工程师甚至不屑看华为的产品说明,就一口咬定是侵权仿制。当时甚至中国的不少媒体也认为华为应该是侵犯了思科的知识产权。思科决定在美国诉讼华为,但担心遭到中国政府报复,于是向中国政府施压,利用媒体和舆论,将此次事件上升到“考验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的高度。

 

在得到中国政府答复:“中国政府不会给予华为政治上的帮助”的时候,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对华为提起专利诉讼,诉讼内容长达77页。思科在全球的近百位新闻发言人,也在第一时间将不利于华为的信息发布给媒体,并警告华为的潜在客户,不要购买华为的产品,以免带来连带赔偿。

 

不愿意与政府打交道的华为清楚地意识到,一旦思科诉讼胜利,华为的产品将会在很长时间内无法进入美国,其他的海外市场也将会受到思科的无情阻击,那么华为的国际化之路将会彻底破灭。因为深陷与思科的官司之中,欧美市场的很多客户都暂停了与华为的业务。

母亲逝世,爱将背叛,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公司管理失序,IT泡沫破灭……致命危机接踵而至。任正非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仍深感无力控制华为滑向全面崩溃的边缘,任正非这个在物质条件极度匮乏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同时又在部队锤炼多年的、经历大风大浪的钢铁汉子,在半年时间里常常在梦醒时痛哭,患上了抑郁症焦虑症,身体上也患了多种疾病,还患上了癌症,因为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夜里哭完,第二天白天的任正非依旧充满斗志。有评论称他是极具性格冲突的人,“顺风顺水时充满危机意识;身陷绝境之后,又表现出无可救药的乐观”。面对思科的咄咄逼人,任正非做出指示:“敢打才能和,小输就是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