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障碍的常见原因:一是自卑,二是狭隘(2)

(第二天)

求助者(29岁):老师,我感觉逻辑不对啊,前面总结的逻辑是,过去的认知失调引发了一连串的恶劣效应。但是事实是这种事很常见,青少年在青春期普遍都存在,而且大家都在不断修正和树立更好的认知观点,我也一样。而我现在纠结于此,是在于处在一个不适的环境中,无法适应,然后又开始想起过去,就像《武林外传》里的佟掌柜一样,一有不幸的事发生,就会嘴里念叨,要是我一开始不来这边,就不会怎么怎么样,就不会遇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难道不是因为我适应不了新的环境而并非过去的蝴蝶效应。

老师: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在认清过去的基础上,告别过去,面对现在,面对未来,不要带着过去的影子,解开心结,才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才能更好的拥抱未来,您说对吗?

心理咨询师:规则越有弹性,心理容量就越大。人的心理就像水库。库容太小了,就应对不了强大的情感水流,也许会冲毁堤坝,暴发山洪。如果你有一个庞大的内心储备,就可以在突发事件面前从容淡定,吞下千沟万壑的泥沙,依然水平如镜。

被过度溺爱而娇生惯养的人,或被过多约束及苛求的人,或思想太狭隘太较真太认死理的人,不容易适应复杂多变的人际环境或生活环境,于是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或心理障碍。

求助者:我喜欢看人的传记,各种人的都看,才看了台湾黄任中,和陈宝莲的故事,这个女人活的真是悲哀啊!政客子弟,人生真是太容易,太随意荒诞了。

心理咨询师:生命中总是充满着无数的未知,只凭一套生存哲学,便欲强渡人生的所有关卡是不可能的,学会变通是跨越生命障碍走向成熟的重要一步。

理性的世界遵循的是“规则”原则。一切都按照社会道德的标准行事,而感性世界遵循的是“感受”原则,即做那些让自己感到快乐的,自己最向往的事。理智与情感的冲突是人类最根本的冲突,在做事的过程中何时理性多一些,何时激情多一些,很难把握,总是找到平衡需要很高的智慧。

求助者:对对对,说的真好,应该是遇到什么事,做对应的处理。

心理咨询师:对同一件事情,如果我们的头脑中有两种观念,并且这两种观念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时,人就变得焦虑不安,犹豫不决。如果某一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我们的情绪和情感就是平静的稳定的。当一个人意识到我应该这样,同时又认为我不该这样的时候,内部的紊乱就不可避免。

求助者:我们家三个孩子,我有俩个姐姐,都是从小我爸带出来的,我们家风就是比较约束的多。

心理咨询师:在每个人的内心善恶美丑都相互依存,是正人君子,也是罪人。否认自己的双重性,实际也就是在否定自己;以谎言否定自己的双重性,实则是自欺欺人。忠于自己是人性永恒的主题,人最大的背叛是否认人类复杂的本性。

求助者:嗯,是了,不能存天理灭人欲。我曾经咨询过我们这边大学里的一个心理咨询老师,她曾经说过,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纠正偏差的认知,之前的认知有点牢固

心理咨询师:如果找不到平衡点,如果不懂转化负面自动暗示习惯,对于强迫症来说,怎样纠正认知都没用,因为已经形成强大的负面自动暗示习惯了。

求助者:您说强迫症是不是因为强迫自己引起的?我就那时候强迫过自己,强迫自己一个月内,除了学习,什么东西也不要去想。

心理咨询师:是的,在恶性循环的怪圈中出不来。

求助者:因为我们家虽然都要求好好学习,但是除了学校的课本,基本没有课外读物,我爸也没教过我们看其他品质的书籍。现在想想真是看书却不懂书。我强迫自己的注意集中在学习上,还给自己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目标,那时候把一本厚厚的英文词典,要求自己从A开始学习到完,记住所有词汇,每天记几个,这些事我爸我妈从来都不知道。我上高一从来都是书包装书最重那一个,别人都特别好奇,一个烂书包,一根挂肩还断着了,现在想想真有点着魔了。而且恰巧那年我们又搬家了,为了省房租费,我妈给城里的人家带孩子,我们不用出房费,也激发了我的自尊心。

心理咨询师:任何人的思维中都有可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误区或盲点,这些误区或盲点往往是你成功发展的最大障碍。对自己的一部分不接受是心理冲突的一个来源,本能表现为一种野性的激情和冲动,一个人压抑自己的本能,他将缺少生命力。

求助者:嗯,缺少生命力也就是不快乐,没有生活的热情。我们从农村搬到城里,我爸也从来没带我们出去哪里玩,到哪里吃什么,我的世界感觉不是那么丰富。我爸心里也只有考出去,其实我当时都不懂,考出去是什么意思。所以现在的小孩,家长们总是带出去,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小孩视野宽阔了,眼界和心胸也就宽阔了。

心理咨询师:一些父母以自己的牺牲来换取对孩子控制的权利。比如对孩子说:为了你,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拼命地工作,等等。这样做,实际上是想操控孩子,使孩子丧失维护自己权利的伦理立场和道德勇气,对父母哪怕是无理的要求,都无条件地服从。

求助者:是的,我深有体会,我感觉我爸教育我们是用爱去让我们顺从,我之前是特别顺从的,当有了内心冲突以后,才对我爸特别抗拒。棍棒可能会反抗,但是用爱,就会从心底里压制住了自己。还有一件事对我影响也特别大,就是学校里的女同桌,我是初三才开始萌发那种爱意的。我爸就是那种自认为,自己是老师,是村里第一批吃公饭的人,有那种自命不凡的心理,基本上家里我妈说不上话,我们都听他的,他也自信他的教育是没问题的。

心理咨询师:你爸过度自以为是。

求助者:从初三到现在,那种痛感一直都在,有时候不去想它,继续工作,学习,但是心结还是没有打开,没有真正走出来,感受不到清晨的风,午后阳光的暖。

心理咨询师:靠自己彻底走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求助者:就是偏差的认知很难被替换掉,正确的认知还难建立起来。那时候我还去过西京医院,说是要吃药,我特别抗拒。我说不是吃药的事,是认知的事。不过当时我也没现在认知到这个程度,当时的分析能力、判断能力跟不上。

心理咨询师:肯定的。

求助者:唉,从没想过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那时候就觉得,那么大的学校,那么多人,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我怎么遇到这种问题?

心理咨询师:出生在那个家庭和环境,必然的。

求助者:其实我感觉我们家没有那种欢乐,就是那种天性里的欢乐,天性和自然的东西被压制、束缚住了。

心理咨询师:父亲太刻板。

求助者:嗯,一语中的。然后遇上这种事,我就自己悟,自己看资料,联系老师您,也是我无意看到的,后来咱们才联系上了。其中这十几年真的,我觉得自己很难,我有时候就钻牛角里似的想,我可以不睡觉,就内心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是怎么了?

心理咨询师:太不容易了,想不通就拼命想。

求助者:对对,就是那样,然后看资料,看到一些概念,对我帮助也很大,慢慢就可以有条理地说出自己的问题了。

心理咨询师:视野宽了,才容易想得通。

求助者:是的,所以我现在特别想去看看别人的故事,别人的认知见解,开始喜欢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树立自己新的认知。

心理咨询师:痛苦与快乐都需要分享,自己的成功可以给别人借鉴,别人的成功可以给自己启示,让我们都拓展了视界,看到了事物可以千差万别,不断变化。

求助者:嗯嗯,是的,我小时候还是比较抗拒,不愿接受。我觉得我应该先从内心接受这件事(男女感情),因为这是必然会发生的,就像新闻、小说、电影里各种的悲剧,它不是偶然的,都是各种因素促成的。对了,我邻居家那小孩学习特别好,也是大学的时候抑郁了,小时候跟我是邻居。那时候学习真是特别特别的优秀。

心理咨询师:他是书呆子类型的人。

求助者:嗯,是了,就是书呆子。我真没想到过他出了问题,后来联系上,他才给我说的。老师,你帮帮我吧,我不想去深圳,但是付费我可能会支付的,要尊重你的智慧。

心理咨询师:网络上帮不了你。

求助者:还是要来深圳吗?

心理咨询师:必须的。不仅仅只是改变认知。要想告别一件创伤性事件,需要在心理咨询或催眠心理治疗中把这个事件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从头到尾再现出来,再次去体会它、认识它、了解它,把积压的情绪充分地宣泄释放出去,同时用好的、正确的、智慧的心态再次去看待这个事情,了解其中的因果关系、来龙去脉,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提升能力智慧及应对的策略,最后才能超越这件事情,真正地把这件事情放下。

求助者:嗯嗯,是的,我的内心也是这么去追求的,所以一直放不下。我也想让自己内心真正的“焕然一新”,从创伤中走出来,之前觉得自己的家庭和自己都是优越的,没想到自己才活的“畸形”。

心理咨询师:对于严重的问题,网络咨询作用很有限的。

求助者:但是老师你对我帮助真是特别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