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精神病患者的治疗经过

惠是一位出生于2001年的南方女孩,惠是独生女,从小被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宠爱着,成长过程一帆风顺,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非常娇气,思想简单幼稚,高中毕业后考到北方某艺术院校。惠于2019年国庆节期间独自一人到抚顺某抗日纪念馆参观,纪念馆中收藏着大量被日本残忍屠杀的中国人的遗骨,惠看到里面介绍的一个个被日本人杀害的爱国人士的英雄事迹,惠简单幼稚单纯的心灵受到非常强大的震撼,从而激起强烈的爱国情怀。

之后惠参加一个抗日题材的话剧,惠在剧中扮演一位军医,在剧中面对大量伤亡的军人,惠扮演的军医角色非常痛苦无奈。因为惠入戏太深,情感太丰富,与一起参加演出的其他同学发生严重分歧,于是被退出剧组。失落后的惠情绪越来越高涨,越来越亢奋,每天精力充沛,激情四射,每天尽管睡得很少,但不感觉困倦。惠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很快,胸口有点痛,于是让一个同学陪同她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身体没什么问题,说适当休息就好了。

惠的情绪越来越高涨,说话开始脱离现实,出现严重的幻觉妄想,学校的老师赶紧通知惠的父母,让惠的父母立即坐飞机到学校接惠到精神病院治疗。惠的父母到达女儿所在的大学时,惠已经完全认不出父母了。惠的父母把女儿送到大连某精神病院接受住院治疗,医院看到惠的症状,诊断为情感障碍性精神病——躁狂症。由于惠强烈反抗,医生护士用绳子把惠的四肢牢牢地捆绑在病床上,强行给惠服大剂量抗精神病药物及注射抗精神病的针剂。因为服药打针没能把躁狂症状控制下来,于是精神科医生给惠进行12次电休克治疗,最终幻觉妄想症状消失了,躁狂症状消失了。住院一个月后就出院了,出院后的惠恢复理智了,没有任何精神症状了,但因为服用大剂量抗精神病药物,每天必须睡十几个小时,脑子反应很慢,记忆力很差,表情显得呆呆傻傻的样子,跟发病之前的她判若两人。还出现严重的锥体外系反应——双手震颤,没办法写字,于是每天都服抗震颤的中成药。

惠的父亲比较老实无能,母亲比较聪明能干。精神科医生对父母说,他们的女儿需要长期服抗精神病药物,千万不可中断药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惠的父亲老老实实地遵守医生的叮嘱,但惠的母亲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长期服抗精神病药物,因为如果长期服抗精神病药物,女儿的人生彻底完蛋了。惠的母亲花了三四千块钱到大书城买了很多与心理有关的书籍回家看,在一些书上看到催眠疗法可以治疗很多身心疾病,于在开始在网上寻找催眠心理治疗专家,最后决定找我治疗。

了解了惠的成长经历和发病的前后经过,确定惠发病的原因机制是:惠的心理脆弱,思想单纯幼稚,一个人去参观惨烈的抗日纪念馆,导致心灵受到非常强大的冲击,激起强烈的不忘国耻的爱国情怀。接着参加一个抗日题材的戏剧排练,在剧中入戏太深,与组员发生矛盾,被退出剧组,于是内心无比愤怒,无比失落,内心强烈不平衡,于是就出现躁狂症了。

通过三次咨询,把惠的心结全部疏通了。于是通过催眠治疗把药量逐步减下来,通过连续47次催眠治疗,惠彻底恢复正常了,像没发病前一样活泼开朗,而且远远比发病前更成熟。通过平常的沟通交流,发现惠跟常人没有任何时异常。但我通过催眠治疗感觉得到,惠心灵中的亢奋能量已经消失了98%,还剩下一点点治不治疗都无所谓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彻底消失的,反正不影响正常学习生活。

所有认识惠的亲戚朋友,对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恢复正常及彻底摆脱精神病药物都非常惊讶,曾经亲自给惠开药治疗的精神科医生听说惠已经完全好了,完全不服任何抗精神病药物了,直呼不可能。惠所在大学的心理医生也非常惊讶。

然而好事多磨,惠放寒假开开心心回家,一天跟家里的小猫玩耍时被猫抓伤脚背,于是到医院打狂犬病疫苗。共五针疫苗,分五次打,打了第一针狂犬病疫苗后,惠的情绪就开始比较兴奋,但没有人注意这个问题。打完第五针疫苗之后,惠的情绪越来越亢奋。到除夕的时候,情绪亢奋到极点,再次出现幻觉妄想,天眼被冲开了,能看到常人肉眼看不到的鬼鬼神神,于是大年初二就来找我治疗。出现这种情况,所有的医生都会把病人推到精神病院住院治疗。

我叫家属给惠服上安宁片,这种情况没办法给惠做常规催眠,只能让惠睡着之后给她做意念催眠,同时请一个会针灸的中医生配合我给惠做针灸镇静,通过服安定片,服中成药,针灸疗法结合催眠疗法,惠的病情很快稳定下来,离彻底康复指日可待。

探索第二次复发的原因发现,是由于打狂犬疫苗诱发的。第二次复发的症状比第一次发作轻很多。第二次发作由于没有使用抗精神病药物,能挖掘出患者发病的更深层原因。抚顺某抗日纪念馆内的重要位置放着韩国抗日英雄安重根的雕像,安重根曾经枪杀日本的一个首相,被日本政府残忍杀害。惠感觉安重根就是她的前世,她就是安重根的后世,安重根的经历就是她的经历。原来是这个原因导致她的心灵受到非常非常强大的震撼,于是出现躁狂症。

如果惠的妈妈不聪明,而是盲目听信精神科医生的话,让自己的女儿一辈子服抗精神病药物,她女儿一生的前途就彻底毁掉了。

心灵沟通过程中我们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的生活行为习性以及我们在生活中所发生的种种问题,包括身体的疾病都是由心灵所主导,要医治一个病人,光治疗身体是不够的,还要从心灵着眼,需要使用身心灵整体疗法。

肉体的疾病都是由心灵产生,是否痊愈也是由心灵在主导。更有趣的现象是心灵所受到的创伤,因事件的不同,情绪感受的不同,会在身体的不同器官或部位显示出来,身体的肿瘤是由于长期无法化解的情结所产生。经济压力会在背部或胃肠显示出来,肝病患者有着很深的恐惧或愤怒,儿童尿床代表着对父亲的恐惧,而许多身体患癌的病人,通常与他们自己在情感方面有着长期无法化解的心结有关,如严重自责或是怨恨导致。

人的身体不会莫名其妙地生病,连疾病本身都是假的,是我们的心灵创造出来的假像,借以传达某些信息而已,我们生活上的种种问题,都是由心灵创造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