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头脑中会冒出跟爸爸谈恋爱的念头

求助者(女性,42岁):自从我考上重点高中之后,爸爸开始关心我重视我了。开学之前,爸爸还特地跑了很远的地方买了一个漂亮的书包给我,姐姐好嫉妒。我下晚自习的时候,爸爸害怕我走夜路不安全,特地到学校门口接我回家。我们家三个孩子,我姐姐哥哥和我,我们之前全部站在妈妈一边讨厌爸爸的。上了高中之后,我感觉爸爸没有那么讨厌了,甚至我感觉妈妈身上的缺点很多,觉得妈妈很不可理喻。我感觉妈妈看我的表情和眼神渐渐地不对劲了,是那种充满了嫉妒和怨恨的眼神。在我很小的时候,邻居有一个阿姨跟我爸爸关系很好,妈妈很恨这个阿姨,如今妈妈看我的眼神就像当初看那个阿姨的眼神一样,仿佛我是一个坏女人,要抢走她的男人一样。
我感觉非常委屈,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是不是爸爸不应该对我好?是不是爸爸不应该给我买书包?是不是爸爸不应该到学校接我回家?但是别人的爸爸也是这样对女儿的呀。我委屈的同时也感觉很愧疚,感觉很对不起妈妈,好像我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所以当妈妈用怨恨的眼神看我的时候,我不敢吭声,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我不敢跟妈妈对视。这种种心态加剧了妈妈对我的怀疑,加剧了妈妈对我的愤怒。那时候妈妈处在更年期的时候,妈妈的情绪非常急躁,非常抓狂。

记得有一天傍晚,在阳台上,我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妈妈抓着我的头发拼命地撞击墙壁,我痛得快要晕倒过去。那一段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撑过来的。不久我就出现强迫症了。我的头脑总是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不敢跟爸爸对视了,我头脑中会冒出会跟爸爸谈恋爱的念头,甚至会冒出跟爸爸有性关系的念头,我极力排斥这样的想法,但没有用,它总是纠缠着我。对我的学习影响很大很大。班上有一个男生喜欢我,其实我也喜欢他,但我认为性是很肮脏的事情,于是我很讨厌他,很排斥他。虽然我学习效率很低,我还是考上了大学。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很轻松很快乐,因为我不需要每天回家看妈妈的脸色了。我不需要与爸爸有接触了。我交了一个女性朋友,我们关系很好,总是出双入对的。后来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是同性恋呢?这个念头把我吓了一跳,从此我跟这个女性朋友的关系就出一点问题了,不再是无所顾忌了。我是学医的,在实习的时候,我们男女同学和老师围成一圈在做一个病例分析,那个老师是我很欣赏的老师,我看着他的时候头脑里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他会不会误以为我爱上了他?别人会不会误以为我是一个好色的坏女人?这种想法一冒出来我就很紧张,从那以后,只要与男的相处,我就会很紧张,我总是会自动寻找一个对象来纠结,害怕某个男人误以为我爱上他,害怕身边的女人误以为我是一个坏女人。特别是害怕我纠结的这个男人的老婆或是女朋友误以为我是一个坏女人。这种强迫思维把我折磨得痛苦不堪。

 

 

这位女子可以这样想:“我大学的时候跟一个女生关系很好,去哪里总是在一起,一次我们看了一个与同性恋有关的电影之后,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会不会也是同性恋?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把我吓了一跳,于是我有意无意地疏远跟我最要好的女性朋友。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冒出自己可能是同性恋的念头了,因为我有一个子人格希望自己是同性恋,如果是同性恋,就可以减轻我喜欢上爸爸的自责感了。
实习的时候,我很欣赏一个男带教老师,但我很害怕这个老师误会我爱上他,我也我很害怕这个老师的老婆误会我爱上他。后来不管在什么地方,我总是会找一个男生来纠结,担心这个男生误会我爱让他,担心这个男生的老婆或女朋友误会我爱上他。我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了?这种矛盾的心理是我对爸爸和妈妈的心理活动的投射。

上高中之后,爸爸突然对我很好了,于是我对爸爸的态度转变了,我开始喜欢爸爸了,我搞不清楚我对爸爸的喜欢到底是亲情的喜欢还是男女爱情的喜欢。我明明喜欢爸爸,但是我又觉得不应该喜欢爸爸,因为我害怕我对爸爸的喜欢是男女关系的喜欢。同时我也很害怕爸爸看出我对他是那种男女关系的喜欢。

妈妈对我非常非常嫉妒,妈妈觉得我抢她的男人(爸爸)了,妈妈对我的态度让我既愤怒又自责,我很害怕妈妈误会我爱上爸爸。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到高中的时候,我允许自己喜欢爸爸,不管是亲情的喜欢还是爱情的喜欢,我都坦然地接受。因为人的情感没有好坏对错,没有应该或不应该,凡是真实存在的感情,就需要愉快地接受它,不要去控制它,人只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不管头脑中冒出怎样的想法或怎样的感觉,都让它自由地流动释放,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我不害怕爸爸误会我喜欢他,因为害怕也没有用,越害怕越证明心中有鬼,他误会就误会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不害怕妈妈误会我喜欢爸爸,因为害怕也没有用,越害怕越证明心中有鬼,她误会就误会吧,时间会证明一切。
如果我不害怕爸爸和妈妈的任何误会,我就不会把不正常的心理投射到外人身上了,我也就不会出现心理障碍了。一些负面的想法偶尔冒出来是很正常的,只要不主动关注它,也不被动关注它,它很快就会消失的。是因为我不允许它存在,总是排斥它,相当于过度被动关注它,于是赋予它的能量越来越多,让它成为习惯。只要不在乎它,不把它当一回事,它自然就会走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