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闭症孩子患有睡眠恐惧症

徐某(简称L),男,19岁。L是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一直读的是特殊学校。这半年来出现睡眠恐惧症,妈妈因为儿子的原因几乎精神崩溃。徐妈妈只有这一个儿子,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妈妈辞职专职照顾儿子。一次高烧虚脱让L出现睡眠恐惧症,原本心理素质就比常人差的L心理出现严重退行,如今已经退行到婴儿的地步,不能一个人外出,家人不能离开他的视野。半年前L出现发烧,一直高烧好多天,吃药效果不明显,最后只有住院治疗。那天儿子高烧达到42度,医生给L打吊针,同时打了退烧针,因为大量出汗,L出现严重虚脱休克,在休克的时候,L因为求生的本能,用超强的意志力不让自己睡着。因为一旦睡着,自己就有可能死过去。当时呼吸频率很快,心跳也很快。后来L发烧好了,身体恢复正常了,但心理出问题了。从此害怕睡觉。
因为在L的内心中已经建立了这样的逻辑关系了:“睡着就有可能会死去,我坚决不能让自己睡着。”如果他感觉瞌睡的时候,就非常恐惧,这时心跳会很快,呼吸会很快,人会特别地清醒。由于不能正常入睡,他的身体和精神非常累非常疲惫,身体越疲惫就越想睡觉,越想睡觉他就越恐惧。实在累得不行的时候,就会模模糊糊地浅睡一会,但睡觉的过程中精神也是绷紧的。医生给开镇静的帮助睡眠的药,但几乎不管用。因为这些药让L瞌睡,但是瞌睡让他更加的恐惧。因为没法正常入睡,L烦躁不安,脾气很大。妈妈被折磨得抑郁了。妈妈曾经很悲观地对儿子说:“活着太痛苦了,我们不活了,好不好?我们一起去死算了,好不好?”自从妈妈说了这些话之后,儿子完全不信任妈妈了,晚上不敢跟妈妈睡觉,一定要爸爸陪着睡。L害怕妈妈趁自己睡着的时候会害死自己。白天可以让妈妈陪着,但是晚上坚持不跟妈妈睡觉。

L是自闭症孩子,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内心非常压抑,很容易焦虑不安。虽然L心理有问题,但身体发育是正常的,性欲望来的时候会痛苦不安,看着儿子如此痛苦的样子,妈妈只好帮助儿子自慰,帮助儿子完成射精过程。面对这样一个心理严重残疾的儿子,妈妈头脑中有时会冒出杀死儿子的想法,虽然她极力控制这种想法,而且从来没有对儿子说出来。但儿子的直觉捕捉到了。在自己不清醒的时候,儿子是绝对不让妈妈陪着的。妈妈跟爸爸的婚姻免强凑合着,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的原因,早就分手了。妈妈了解到催眠心理治疗可以调整睡眠,于是带着儿子来治疗。

 

 

这位19岁男生的心理逻辑是这样的:“我曾经发烧达到42度,医生给我用退烧药后,我就开始大量出汗。因为出汗太多了,我出现了休克,当时我很害怕很害怕自己活不过来了,因为当时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快死了,我拼命用意志力强撑着,硬是不让自己昏死过去,我终于挺过来了。从那以后,我很害怕再次出现意识模糊。因为在我看来,意识模糊就等于死亡。当打瞌睡的时候,也会出现意识模糊。只要出现意识模糊,我就会条件反射地害怕恐惧,我一定要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硬是不让自己意识模糊。但不让自己意识模糊意味着我不能正常睡觉。一天两天或几天不睡觉没什么,如果一个月两个月都不睡觉,人会彻底垮掉的。我的内心非常矛盾,一个子人格希望好好睡上一觉,因为不睡觉实在上太难受了。另一个子人格偏偏不让我睡觉,因为睡觉就会意识模糊或完全没有意识,这会让我联想到死亡,然后就会非常恐惧。
原来一直是让妈妈陪伴我的,原本有妈妈陪伴我会感觉非常安全安心,但自从我听到妈妈亲口说想跟我一起去死的话,我再也不信任妈妈了。我在妈妈面前绝对不让自己睡着,因为一旦我睡着了,我害怕妈妈会掐死我。我晚上也绝对不准妈妈陪伴我,我只让爸爸陪伴我,因为我害怕夜深人静的时候,妈妈会悄悄把我杀了。”

 

这位19岁的男生可以这样想:“我之所以害怕瞌睡或睡着,是因为瞌睡的时候会出现意识模糊,睡着的时候意识会暂时消失,这种情况跟我曾经体验过的濒死的感觉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我很害怕我再也醒不过来了,彻底死掉了。因为那次高烧42度出现休克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用意志力强撑着,我已经死亡了。虽然休克的时候意识模糊与瞌睡的时候意识模糊很相似,但是两者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我当时之所以出现休克,是因为超高烧大量出汗的原因。大量出汗之后,体液容量突然大量减少,于是出现休克。休克之后如果抢救不及时,确实会死亡的。但是我目前的身体是完全健康的,我到医院做了全面身体检查了,证明我的身体各器官是完全正常的,我没有出现休克的任何原因,我没有突然死亡的任何原因。没有死亡的原因,就不会有死亡的结果。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死亡的可能性。既然死亡的可能性是零,那么我就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害怕。既然绝对绝对不可能死亡,那么我就可以大胆地放心地睡觉。瞌睡出现了,我就让它瞌睡,睡也行,不睡也行,一切顺其自然。其实人的灵魂是永远不会死亡的,肉体只是灵魂的衣服而已,当人死亡之后,只相当于灵魂暂时脱掉衣服了。灵魂脱掉衣服之后,会变得非常轻灵,想到哪里瞬间就可以去到哪里。如果在灵界呆厌了,还可以再投胎,没什么可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