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惨的

求助者(女性,27岁):5岁左右,我父母到广东工作,其实是在广东养猪,留我们三兄妹在家。三婶看见我大哥打我的头,当时她是出手阻止的,说会打傻我的。后来因为大伯叫他的大儿子(他有三个儿女,一个堂哥,姐,一个堂弟)打我,然后三婶也是帮的。后来觉得怕事,后来她对我总是不理不睬的,加上也有人(妈妈外家一起嫁到这里的人)跟她说一些让她觉得吃亏的话,然后就开始打我,用力的打,我很怕,总是趁没人时用棍打我。我总是往人群里去,但别人看得出我很饿的样子,知道我很久没有吃东西。但我爷爷奶奶之前那样子我也不敢说,怕说了也没人会帮我。很多人看在眼里,知道其实很多人都想拿我出气。还记得三婶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不久时,我是在她房间附近的,然后她要我进去看她女儿洗澡,然后吃她女儿拉的屎。我为了保命,我只能吃了。当时我是很痛恨我的父母的,为什么生我又不照顾我?

后来妈妈知道我在家常被打之后,就叫爸爸回家带我到广东,在临走前三婶说不能告诉我妈,要是告诉就让人打死我。我爸爸重男轻女,我还是断掌的(在农村里断掌女会克父,我不知道我爸有没有这样想,反正他眼里只有儿子)。记得我爸抱我的时候,我是不能生气不能动,否则都会凶我,我很怕他。

在爸爸带我去广东的时候,同时有个女的,我没见她爸,跟她也不熟,她用眼神看一下我我都怕。那时我也怕陌生人,当时我是哭着的,但我爸凶我,说不能哭,心里很难受。因为养猪没有钱赚,又回到家。三婶趁只有我跟她的时候又想杀我灭口,当时她直接打,用力的打,可能她不知道怎么杀人,只知道打,幸好逃过了那次。我觉得她是怕有人知道她这样,所以在分家后,我让她女儿告诉她怎么杀人,当时我不想做人了。我想让她杀我,让所有人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当时我家是住一层楼房的,我叫她女儿叫她从楼上推我下来,同时我也叫她女儿叫她站边一点,因为当时是没有围栏的,我也想推她下去,我当时不敢下手,怕被她推,只是站了一会儿。家的另一边的女主人看见了,之后又是全家对付我。那女主人家也有三个儿女,都比我大,最大的比我大4岁,最小的与我同年,我还是觉得三婶怕人知道。我又叫她女儿教她用琐链缠颈杀我,当时是有人看见了,是一个年长没老婆的,一个有老婆的,但老婆人品很差的,但人家不帮我,还假装没看见,后来也加害于我。目前看见的那个老人死了。另一个他家还很穷,现在两层新房没装修,但他觉得我家都是傻的,还想欺负我家人。见面没话讲。三婶没有工作的,她成天就是带小孩,然后拉拢人心,教他人对我动手。我就一路被村里的人打,去学校又被人打。我的童年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帮我的同情我的人,可怜得连自己都觉得是全世界最惨的。

 

 

我也相信她是全世界最惨的。这些不把别人当人看待的人,他们会遭受报应的,不管一个人曾经做过怎样的坏事,都会有报应。有的人不服,说:“我看很多人做很多坏事,什么事也没有呀,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活得很潇洒呢。”如果把时间拉长一些,一定会有报应的,就算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没有遭受报应,死亡之后一定会遭受报应的。犯同样的罪,如果活着的时候饶幸逃过法律的惩罚,死后下到地狱里受到的惩罚比人间的惩罚惨烈100倍,而且还会因果通三世。虐待动物都会受到惩罚,何况是虐待人。

一位姓韦的老板在某个山高林密的风景区开了一家饭店,因为山上有很多野味,精明的韦老板于是打起了野味牌,饭店叫做龙虎饭店。因为饭店有一道菜叫“龙虎斗”,这道菜是用大蟒蛇和豹锚同烹的,这是饭店的招牌菜。这样一来,附近山上的豹猫和蟒蛇可遭了殃。韦老板出的收购价太诱人了,许多村民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到一些人迹罕至的深山沟里捉蟒逮猫。

饭店后院整日都弥漫着血腥气,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一天,饭店收购了一条巨蟒,它足有六米长,直径十多公分。韦老板走近铁笼说道:“你他*的挺威风,老子暂时不杀你,多展览你几天!”大蟒似乎听到了,慢慢把头凑过来。突然它大嘴一张,喷出一团腥臭的黏液,正糊在韦老板的脸上。韦老板猝不及防,惨叫一声。蟒蛇的黏液是腐蚀性很强的消化液,如果抢救不及时,肯定留下疤痕。韦老板大发雷霆,举起高压水龙头对准大蟒一阵猛射。

自那天起,大蟒便被单独囚禁在院中的大铁笼子里,不给吃不给喝,还时不时变着花招虐待它一番,每天当着它的面宰杀它的同类,活剥蟒皮。

七八天过去了,大蟒毫不屈服,一见韦老板仍是怒目而视,直吐舌头。每次经过笼边,都会让人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又过了几天,出事了,笼中的大蟒竟然不翼而飞!韦老板闻讯赶来,脸色煞白,圆睁二目,围着笼子转起了圈儿。终于发现一处笼沿下有脱落的大蟒鳞片,上面有两根铁条的间距稍微大了一些。看来大蟒就是从这里钻出去的。大蟒的身子是非常有弹性的,身子可粗可细。

某天凌晨两点多钟,有几十条蟒蛇幽灵般爬满了饭店的院子,有的已经从窗子进了屋!一位员工大叫:“快醒醒,大伙快醒醒!蟒蛇进屋了!”很快惨叫声便响成一片,瞬间,大蟒已把几间屋子团团包围。围住韦老板屋的蟒蛇尤其多,简直水泄不通!一部分人成功逃出来。蟒蛇重点攻击的就是韦老板的屋子,由门窗空隙进屋的已有好几条!为首的就是那条“越狱”的巨蟒,它金黄的身子太显眼了,个头也大得多,是它带领同伙报仇来了!蟒蛇报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从韦老板屋里撤了出来,在那条金黄色巨蟒的带领下,很快消失在后山的丛林中。

确信危险已过,爬到楼顶的员工才敢下去查看“战场”。两位男员工活活被蟒蛇绞死,这两人平时是专门负责宰蟒的,他们两人杀的蟒蛇最多,他俩的肋骨被勒断了大半,内脏破裂,七窍流血,早已气绝身亡。女服务员的屋门窗较为严实,蟒蛇未能进入,她们毫发未伤,不过全吓得晕过去了。

员工去寻找韦老板,只见韦老板的外屋一片狼藉,里屋更乱,有蟒蛇肆意践踏的痕迹,并且弥漫着浓重的腥臭味,奇怪的是不见韦老板!

莫非韦老板被蟒蛇掳走了不成,或是被大蟒吞下肚去了?这太可怕了!员工们的头皮一阵发麻,脊梁沟直冒冷汗。大家不约而同注意到了墙角的大缸。那缸高约一米五,稳稳当当地立在那里,上面盖着盖儿,缸壁有明显被勒过的痕迹。韦老板会不会在那里边?

员工们轻声喊:“韦老板,蟒蛇都走了,您快出来吧!”连喊几声毫无动静。大伙顿觉大事不妙,迟疑了会儿,才紧张地走过去,哆哆嗦嗦地撬开缸盖。

缸盖撬开了,韦老板浑身扭曲,脸色青紫,暴眼突舌,十指紧抓缸沿,都抓出了血,死状可谓惨不忍睹。

估计韦老板一见大蟒闯进,知道冲不出去,于是立即钻进缸中,并从里面拉紧盖子,蟒蛇围住大缸,拼尽全力想勒破大缸,但那根本不可能。十几条大蟒围住大缸,恼怒到了极点。

那条黄金色巨蟒恨透了韦老板,死活不肯罢休。最后它们用身子把缸盖死死堵牢,不透一丝丝空气,可怜的韦老板活活憋死在了里面。

这个闻所未闻的恐怖事件很快不胫而走,当地再没有人敢残杀蟒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