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像大山一样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位24岁的男子说:我曾经患上严重的失眠焦虑,后来总算治疗好了。回顾我二十多年来的人生历程,我一直不敢活出自我,我一直是为妈妈而活,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告诉我:“你一定要孝顺你的妈妈,因为你是妈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在周围人的眼里,我一生下来就欠着妈妈的债。其实我也可以这样想呀:“妈妈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我,但不是我要求妈妈这样做的,妈妈生下我不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是妈妈自己的选择,她可以选择生下我,也可以选择不生下我,又不是我要求她生下我,所以我不欠妈妈的。我当然需要孝敬妈妈,但是我不必迷失自我地处处顺从妈妈。如果妈妈对我的要求合理,我就顺从她。如果妈妈对我的要求过分,我就可以委婉地拒绝她。”如果我这样想,我就不会出现心理障碍。

我出生在农村,上有两个姐姐,我是超生的,当年计划生育管得很严,爸爸妈妈为了生男孩,不顾计划生育政策偷偷怀下我。在一天计生干部来到我们村调查情况,我妈妈知道这个情况,赶紧往后山跑,后山尽头是一个悬崖,下面有一条河。因为没路可走,妈妈又不敢回村里,于是决定从悬崖跳到小河中,游水到小河的对岸,对岸的村子有妈妈的亲戚。从悬崖跳下去其实是挺危险的,如果跳偏掉到石头上,会有生命危险的,对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来说,更是危险。

妈妈躲在亲戚家偷偷生下了我。很小的时候,别人就总是对我说我是妈妈冒险生下的,我从小就感觉我深深地亏欠妈妈,所以我从小就很乖很听话很懂事,从来不敢像别人那样对妈妈撒娇任性,我想尽办法帮妈妈做事,讨妈妈欢心。妈妈不管要求我怎样,哪怕我内心不愿意,我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小时候去学校需要翻过一座山,天冷的时候,天还没亮就得上学,我看到山上的坟堆,感觉很害怕,但我尽可能给自己打气。我不管有什么烦恼,都是自己独自承受,从来不敢对妈妈诉说。从小到大对妈妈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妈妈让我不要下水游泳,我就不下水游泳,尽管我想像别的男孩那样游泳。妈妈让我不要爬树,我就不爬树,其实我很想爬树。天黑的时候,妈妈叫我不要到外面玩耍,我就不到外面玩耍,其实我很想跟着小伙伴们一起在外面玩耍。妈妈让我要好好学习,我就好好学习,邻居们都夸我是一个很懂事的好孩子。我读大学的时候就谈恋爱了,我一毕业妈妈就催我结婚,我其实不想结婚那么早的,但是我听妈妈的,早早就结婚了。我结婚之后,妈妈又催我赶快生孩子,我真的不想那么早生孩子,因为我刚毕业,工作不稳定,也没有什么钱,但是我不敢违背妈妈的意愿,我违心地让老婆怀孕了。老婆不但怀孕了,怀的还是双胞胎,全家除了我之外,都很高兴,我真的高兴不起来,压力像山一样压在我的肩膀上。后来老婆出现先兆流产,我不敢告诉家人,老婆那边的家人都知道,我家那边不知道。我害怕如果妈妈知道,妈妈一定会伤心的。老婆住院十多天后,总算把孩子保住了。随着老婆的肚子越来越大,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老婆自从出现先兆流产之后,就不上班了,出院之后就回她娘家住。从老婆住院开始,我的钱就不够用了,我不敢跟家里要钱,只好借朋友的钱。老婆不知道我的艰难,我也不想让老婆知道我的难处。

在老婆快要生孩子的时候,我终于因为压力太大精神崩溃了,出现严重失眠,整晚无法睡觉,也吃不下东西,整天都处在焦虑紧张之中。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会往最可怕的方向联想。比如看到一把刀,就会想着用这把刀来割自己。看到一块石头,就想像着这块石头会飞过来砸自己的头脑。看到一个尖锐的东西,就想像着这个尖锐的东西会飞过来刺伤自己的眼睛。坐在电梯里,会想像着电梯的四个面会朝自己挤压过来,把自己挤扁。就算我心理崩溃成这样,我也是借钱看心理医生的,不敢告诉家里任何人。

 

 

上面这位男子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他从小到大在家人面前一直不敢活出真实的自我,特别不敢在妈妈面前活出真实的自己,他努力在妈妈面前扮演一个很孝顺的儿子形象。在他的观念中,如果他在妈妈面前活出自我,他将会背上忘恩负义不仁不孝的罪名。戴假面具是痛苦的,如果不戴假面具,就得背负沉重的不仁不孝的十字架,背十字架更加痛苦。两害相权取其轻,于是他宁愿戴假面具。

人出现心理问题或心理障碍的重要原因一是欺骗自己,二是欺骗别人。不管是欺骗自己还是欺骗别人,都是不好的行为。为了达到善意的目的,短时间欺骗别人是可以理解的,但长时间欺骗别人是不可取的。在我们古老的中华文化中有一个观念——“乖孩子就是好孩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些观念在500年以前几乎是正确的,是可行的,是利大于弊的,因为古代社会在漫长的岁月中,社会进步很慢,父母的知识和经验远远超过自己的孩子,听话的孩子可以避免很多麻烦,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何况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听父母长辈的话利很大,弊很小。但是在科技高速发展和知识大爆炸的年代,仍然抱持传统观念就行不通了。因为越是年长的人,思想越跟不上时代。越是年长的人,越容易上当受骗,甚至一辈子的积储全部被骗得精光的老年人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