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杀人恶魔扭曲变态的心理是怎样形成的?

2014年的一天,台湾新北市板桥区的江子翠捷运地铁站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随机杀人案。台湾东海大学环工系二年级学生郑捷持30公分长利刃在车厢内进行“无声砍杀”,在4分钟车程内,他突然抽刀往返3个车厢疯狂砍杀乘客,对象不分男女老幼,酿成4死、22伤的惨剧。专挑人体要害猛刺,人性泯灭,怵目惊心。

他落网后面无表情,不慌不躁,仿佛事不关己。在被迅问时态度冷静坚决,重申“不杀那么多人,不会判死刑”,一副了却心愿的神情。这个杀人魔王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原因如下:

一、小学恋爱受挫

郑捷小学时曾苦恋一名女同学,但这名女同学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让他恼羞成怒。每次他想向那名女生表白时,另一名女生就拉着那名女生立刻跑开,郑捷愤怒得真想杀掉这两个女生。这次挫折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不再相信女人,甚至怨恨女人,从此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高中毕业后曾计划杀掉曾羞辱过他的那两个小学女同学,但苦于找不到人。

二、父母期望很高,压力很大

他父母都是上班族,家里有一个弟弟。郑捷因头脑聪明,父母对他期望很高,自幼就安排他越区就读两所明星学校,每天必须搭捷运上学,让他痛恨捷运,觉得便利的捷运成了让他被迫接受父母安排的帮凶。郑捷在初中时就曾在课本和作业本里写过想在捷运杀人的文章。

三、太聪明而自视清高,目中无人,人缘差

郑捷上课不认真听讲,但照样考高分,他很自以为是和自命清高,不把人放在眼里,导致人缘很差。他爱搞笑搞怪,爱带头捉弄同学,但很难交心。

四、缺少朋友,心灵封闭狭隘

郑捷唯一的挚友是初中同窗李某,因个性相近成为莫逆之交。除上学外,郑捷多数时间都住在家里,喜好打电玩,特别是格斗类游戏。

郑喜欢讲述杀人游戏小说“大逃杀”,上课常在作业本写杀人小说或短篇故事,至少写了十几则,内容多半是上百人被带到密闭空间,如废弃教室、车站,由郑捷担任“魔王”杀人。当同学发现他常把“杀人”二字放在嘴边,还不时写杀人故事,对他渐渐疏远,让他更加愤世嫉俗。

由于恋爱受挫,人际关系受挫,父母施加的巨大压力等导致人生强烈挫败感,原本就很沉默的个性越来越扭曲变形,觉得活着很没意义、很累,想要自杀,但又没勇气自我了断,遂在2013年寒假时拟定自杀计划,就是一次杀很多人,让法院判他死刑。

计划成形后,郑捷开始逐步付诸实践,去年2月起,开始跑步锻炼身体,以应付刺杀多人时,可能遇抗所需的体力。被警方上铐逮捕后,他冷冷地说:“我觉得自己体力还是不够,这么快就杀到没力,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加强锻炼,绝不会这么容易累倒!”此语一出,让人不寒而栗。

郑捷上周即已确定5月21日是攻击发起日。当天下午2时许,打电话邀初中李姓同学至新北市议会对面的快餐店聊天,他向同学表明今天要杀人。李姓友人极力劝阻他不要冲动做错事,没想到还是发生憾事。

郑捷成为杀人魔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父母不当的教育方式方法和理念是主要原因。

人最不能伤害的是尊严,人的怨恨情绪基本上都是因为尊严受伤的结果,极度的怨恨来源于尊严严重的受伤。不同的人的自尊心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低自尊的,有的人是正常自尊,有的人是过度自尊。受到同样的伤害,自尊心越强的人,怨恨情绪就越重。怨恨情绪就像火药一样,心灵中装着怨恨情绪的人,就像炸弹一样。怨恨情绪越重,相当于这个炸弹的威力越大,然后杀伤力就越大。上面这个台湾大学生杀人犯不是普通的“炸弹”,而是威力极大的“导弹”。
自尊心适度的人形成的原因:这样的人从小得到父母高质量的爱与自由的空间,他跟父母(或抚养人)的关系是平等的,父母尊重他理解他爱他。父母爱一个真实的人,不会过度纵容他溺爱他,也不会过度贬损他打击他。他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他有自知之明。
低自尊的人形成的原因:这样的人从小就习惯性地被人忽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价值比较低,他习惯性地收敛自我。他觉得把自己的个性尽情地展示出来会让别人不高兴,他重视别人的感受超过重视自己的感受,为了维持关系,他认为适当委屈自己是正常的。

自尊心过度的人形成的原因:这样的人过度受到重视,父母认为他很有价值,他也认为自己很有价值。 他自小就很聪明,能力很强,所以他自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人。他唯我独尊的性格遇到严重挫折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怨恨情绪。他感觉他像皇帝,别人像贱民,他冒犯别人是正常的,别人冒犯他是要杀头的。

上面这个男大学生的父母虽然很重视他,但父母不尊重他,不理解他。父母对他的期望值过高,逼迫他去读他不喜欢的学校,他内心其实是很怨恨父母的,但是他的道德观念不允许他对父母下毒手,毕竟父母是真心爱他的,只是方式方法不当而已。他在小学的时候深深地爱上一个女同学,但是这个女同学对她视而不见,把他当空气。他真诚地向这个女同学表白的时候,这个女同学还羞辱他,他的自尊心严重受伤。他很恨这个女同学,他长大后想找这个女同学报复,但一直找不到,于是他把这股报复的冲动转移到游戏中,经常玩杀人的游戏。玩这种游戏过多,他的心肠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偏执变态,人际关系越来越糟糕,最后就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