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偷走了他生命中宝贵的东西?

罗雷(化名),男,40岁,因内心困扰来接受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与催眠心理治疗。

他的父亲很强势专制,使他在幼年、童年、青少年时期非常压抑。他一直不愿意待在家里,不愿意与父亲一起生活,因此他拼命读书学习,目的就是要离开父母,离开这个家,越远越好,但最终他还是没能逃离父亲。

母亲去世后,父亲到了风烛残年,宁愿跟两个女儿闹翻,也要跟儿子住在一起。于是父亲从老家搬到儿子的家里。每当罗雷回到家里,一见到父亲,就板着脸,一句话都不想说。这样一来,他又有些于心不忍,偶尔也跟父亲说一两句话,父亲因此会快活一个星期。

真正让他无法逃脱的,并不只是眼前这个父亲,而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父亲。父亲一直都住在他的内心里,不管他逃到哪里,都无法逃脱。他的内心里有一种伤痛,一直在那里,不管他有多聪明,不管他受过多么高的教育,伤痛都在内心深处,总被触及。

让他感到困惑的还有,他跟父亲的关系开始对他的家庭产生影响,包括他跟妻子的关系,跟女儿的关系等。他的内心里有冲突,过去的伤害还在那里,无法释怀,可现在对待父亲的这个态度,又让他感觉内疚,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他说:在我的家乡里有一座山,风景很美,那里有悬崖陡壁,泉水从山顶直落涧底,形成壮观的瀑布。在我小的时候,心里总是难受,待在家里憋得慌,总跑到外面去,就是不愿回家。有一天,我沿着悬崖陡壁朝上爬,虽然危险,我却不顾。当地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因为那是极陡的悬崖,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到万丈深渊。我在攀爬的过程中也感到害怕,但我还是冒着危险一次一次地去攀崖,似乎从中感受到一种极端的恐惧,甚至从这种极端的恐惧里体验到一种刺激的快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想摆脱心里的那些痛苦吧。

经过三次咨询后,他做了一个梦:背景是一个小学,我在那里教书,平常住在学校,我的宿舍是一个单独的房间,一面墙上有一个很大的玻璃窗,窗外是模糊的远景。

有一天,我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玻璃窗上有一个洞,裂痕向四周漫延开来,清晰可见。我环顾宿舍的四周,发现有一些贵重的东西不见了。我头脑里立刻想到一定是我的学生把这些贵重的东西偷走了。于是我跑到教室去查问。最开始我说了一些威胁的话,目的是让学生讲出来是谁做的,如果不说出来,我就要去找警察来一一审问。接着,我又用温和的语气央求学生,表示我只想知道是谁做的,但不管是谁,只要把东西交还给我,我决不追究下去。然而,不管我怎样软硬兼施,就是没有人说出来是谁。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是谁,为此心里很难过。直到有一天,一个学生来找我,悄悄对我说:‘老师’,我知道是谁偷了你的东西……’但他又不敢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于是我鼓励他说出来,并且承诺,如果他告诉我,我不会讲出去。所以,他就讲出来了,我一下子知道了是谁偷走了我的东西……当我知道了答案,心里立刻就轻松下来了,从梦中醒过来之后,还能体会到那种轻松快乐。

一个人的梦总是与他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联系在一起的,这个梦的象征意义如下:

第一,“那个小学”反映的是当事人幼年时期的家乡背景。此后一些年来,他内心里一直有一个关于伤害的秘密,他想回到那里去,从根源上了解那时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终于在好多年后的这一天,梦把他带回到久违的过去。

第二,“那个房间”是他的宿舍,是他自己的家,也象征着他的生命。那扇玻璃窗上的洞和向周围延伸开来的裂痕,象征着他早年生命经验中的那些伤害。面对这些伤害,他想到自己生命中一些宝贵的东西遭受了剥夺,梦中象征的形式表达了他内心里的失落——他发现宿舍里有些贵重的东西不见了。

第三,“是谁?”“为什么?”——他在梦中进行了长时间的追查,而这反映的正是他真实的生活和心态。我们常常从心理困扰中看到这样一个意象:许多人的内心里都有这样一扇破裂的玻璃窗,面对破裂(伤害)与剥夺(贵重之物被偷了),他们会长时间坐在窗前,不断地问:“是谁?”“为什么?”当事人正是这样,因为早年遭受的伤害与剥夺,他长期以来都一直追问着“是谁?”,“为什么?”20多年来,他一直问,一直想弄明白。他真的不明白吗?他只是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伤害来自自己的亲人!他一直没有接受这个答案的勇气。

第四,“那个讲出真相的男孩。”这个男孩是谁?是当事人自己。这个男孩,许多年来,一直隐藏在当事人的内心深处,一直跟随在他的身影里,现在终于走出来了,走到当事人的面前。通过这个象征,我们知道,当事人自己本来也知道“是谁”,但是,只到现在,他才开始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是的,是他的爸爸,那个爱他的人,曾经以不恰当的方式给他造成了伤害和剥夺。他一直不敢说出来,是因为他一直都不能接受。他在梦中花了很长时间去追查“是谁”,其中真正的意思是:“为什么是他?”当这个小孩走过来,说出来,这表明他现在有勇气接受这个事实了。

第五,真正的医治是成长,如果没有成长,当事人内心就一直躲着那个受伤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也就是他内在的自我——一直坐在房间里,面对那个破裂的玻璃窗,久久呆在受伤的体验里,这时,医治就不会发生。许多年来,他一直在无休止的追问:“是谁?”然而,在这个梦里,他内心的那个自我走出来了,走出了伤害的阴影,讲出了内心里那个久远的秘密,并且他开始理解和接受那个久久不解的疑惑,以及其中愤懑的情绪。这时,他长大了。因为长大了,他才敢于去面对过去的伤害与剥夺;因为长大了,他获得了更深的自我觉察,经历了内在的改变,不再要求补偿,不再受制于内疚,不再抓住过去不放,也不再担心未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他从长久的困惑里解脱了出来,他眼中的父亲仿佛跟以往不同了,他很高兴自己能在父亲的晚年,跟父亲达成了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