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希望你永远是五岁小孩

求助者(女性,27岁):你好!我妈把她的思想强加在我身上,这么多年我心里好委屈。我今天跟我妈妈吵架了。

心理咨询师:你妈妈爱你爱到让你窒息。

求助者:她啥都管我,穿什么衣服都管我。

心理咨询师:你没有自由的空间。

求助者:委屈得哭了半天,现在头好痛,晚上没吃饭。

心理咨询师:妈妈把你当小女孩看待,不让你成长。

求助者:把我新买的包刷掉色了,我新买的棉裤掉色,染包上一点了,我告诉她别用刷子刷,书包会掉色,要用清水手巾或者湿巾擦,她不听。新买的包是帆布的,结果掉色了有一片。她每次都那样,我昨天不想穿棉袄,她非要我穿,说冷,我说不用,她说人家都穿羽绒服了。我说人家骑电动车冷呢,非要我穿棉袄,昨天正好热。

心理咨询师:好郁闷。

求助者: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她不听我的,每次都那样,别人介绍相亲对象也拒绝,我能说什么?

心理咨询师:妈妈希望你永远是五岁小孩。

求助者:我不是了,我是大人了,我有我的主见,我该怎么办?又吵架了,我哭了,我妈说谁也没说你啊,我说我心里憋屈。

心理咨询师:妈妈有问题。

求助者:哭得我头痛,吃不了饭了。

心理咨询师:与妈妈分开心灵才会自由。

求助者:分不开了。

心理咨询师:要么分开,要么她改变,否则只有忍受。

求助者:她不会改变,以前我谈恋爱也是,去一天就叫我回家。

心理咨询师:你妈妈依赖你。

求助者:嗯,我哭了她也伤心,她好像也没吃饭。

心理咨询师:她变相地害了你。

求助者:我实在是头疼,我吃不了饭了,哭得我头疼,是的,造成我的心灵不健康,我该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能有什么办法呢?除非让自己独立。

求助者:唉,我怎么独立?我有疤,如果我没疤我就想上大学,去外地,唉!我的疤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不能独立只能被当小孩子管了。

求助者:谈恋爱也谈不好,受管,头疼,哭得我抓狂。我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让爸爸评理。

求助者:我爸怕我妈,我妈说他,我想谈恋爱的,她都拒绝了。

心理咨询师:爸爸太懦弱了,妈妈一手遮天。

求助者:我爸啥也不想管,唉,头疼,一哭就头疼。

心理咨询师:好痛苦哦。

 

怎样才是爱?真正地爱一个人,就是尊重他,理解他,信任他,给他希望,让他成长。愚蠢的错误的爱会扼杀一个人心灵的成长。在原始社会,缺少吃的穿的,生活环境很不安全,那时爱一个人的表现就是给他吃的穿的,保护他的安全,这是最好的爱了。但是社会进步到如今的文明社会了,可是一些父母对孩子的爱还停留在非常原始的阶段。甚至连动物都不如。有一种鹰,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生存的本领,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有意识地让孩子接受残酷的磨炼。当幼鹰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母鹰就把幼鹰带到很高很高的地方,然后用力把幼鹰推下去,一部门分幼鹰从此学会了飞翔,当然,有一些幼鹰因此摔死了。爱他,就要磨练他。刀越磨越利,人越使用越能干。

 

这位女子的妈妈的心理活动:“我很爱我最小的女儿,她是我的精神支柱,如果我停一天看不到女儿,就会很担心害怕恐惧。害怕女儿出什么事外事故,害怕女儿上当受骗被人拐跑。如果我这个女儿出什么意外,我真的没办法活下去了。所以我特别关心这个女儿,我害怕她穿不暧会生病,我害怕她吃不饱会伤身体,我害怕她相亲的时候不懂看人耽误了一生的幸福,我害怕她受别人的影响到很远的地方打工。我希望我的女儿幸福快乐,但我不希望她独立自主,不希望她有主见。我希望她什么都听我的安排,我们母女俩永远不要分开。女儿结婚的时候,我就跟女儿一起住。女儿生孩子之后,我就帮女儿带孩子。失去大女儿和二女儿对我来说就像失去一个根手指,但失去小女儿,就相当于杀了我。我巴不得小女儿永远是五岁小孩子,永远听我的话,我们母女俩有福共享,有难同担,永远不分离。”

这位母亲应该这样想:“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我嫁的老公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夫妻没有共同语言,所以我的感情全部倾注在最小的女儿身上。小女儿就是我的全部世界,如果小女儿离开我独自生活,我的世界就坍塌了。虽然我希望永远跟小女儿子一起,永远不分离,但现实中似乎行不通。如果我对小女儿不放手,小女儿就永远依赖我,永远不会成长,无法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如果女儿成为这样的人,找对象肯定很困难。
我发现我女儿成为了一个双重人格很严重的人,她总是表里不一。她一方面很自卑,害怕别人不接纳她,表现得很敏感多疑,对人戒备心理很强,不阳光不开朗不大方,优秀的男生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女生的。按照女儿这种性格,只能找那些老实的本份的没什么个性的男生,但这样的男生一般比较笨,一般没什么能力,这样的男生驾驭不了我女儿,我女儿容易嫌弃或欺负这样的男生。这样的男生受我女儿嫌弃和欺负之后,对我女儿就会越来越冷淡,然后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激烈,很容易闹到离婚的地步。

如果女儿的婚姻不幸福,女儿肯定会责怪我,怪我对她管得太多太细,怪我没有从小培养她独立自主的能力,然后女儿就会很讨厌我。女儿虽然是我生的,但她跟我是平等的,我没有权利㧪杀她的精神生命,我没有权利要求女儿牺牲自己的理想和幸福来满足我的依恋心理。
其实不是女儿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女儿。不是女儿依赖我,是我依赖女儿。人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人需要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才会发自内心地感觉充实快乐。我没有权利要求女儿按照我的意愿生活。我没有权利要求女儿放弃自己的理想来满足我的理想。”